关尔
小白
【网投网】23岁的你在做什么?而我,在网投网
查看:96 | 回复:0 | 发表于:2017-09-14 09:52:28 | 只看该作者 | 举报

    今年我23岁,一个始于毕业,求职,适应职场但又不止于这些的年纪。我不知道23岁的你在做什么,但是23岁的我,在网投网。

面对从未接触的行业,一股要钻研新知识和门道的韧劲,满满地占据了我的生活。这很多种解释,比如求知的饥饿感,比如好胜心和上进心,比如就是干的态度。现在回想,当时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我去快速学会告别、成长、承担责任。

 事到如今,我也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形容和网投网的相遇,或鬼使神差,或机缘巧合。也许是在那一场招聘会上,品牌助理——这个岗位激发了我体内对于文案的洪荒之力。我和左边枫不同,她是名门正派出来的,新闻专业毕业,具有两年文案工作经验。而我,虽说不是旁门左道,但是关于文案,有的也只是多年校报的经验,写各种电影评论赚钱来买买买的经历,报社的实习经历,以及一脑子奇奇怪怪的、被徐总(午夜阳光)称为鬼点子的想法。

在自媒体哗啦呼啦的今天,可以让我们文案者“撒野”的土地越来越多了,但归根结底,还是要真实有料。

当闺蜜(正业科技的总秘)问我,“专八过了,你为什么去网投网?”

我说,“我看了他们的创业故事,觉得这个团队好。”

这位总秘发挥了严谨的特质,“所以他们是用人文情怀吸引你的?”看着她严肃的样子,我知道不说清楚,她是不会放我走的。

“就算再煽情,头脑发热也没有这么严重。你知道吗?文章写的打动人,除了因为会写,还因为真实。我去了之后会看清楚的,如果公司是不正规的,我也不会留,毕竟这是牵涉到让人投资的事情,我有精神洁癖,不能昧着良心,你懂的。”

也许磁场相合的人都会有同样的脑回路吧,当时和若幽兰还有逍遥几个人,稍稍闲下来的时候,就致力于深扒自己的平台。这种不谋而合的默契,就有一种神队友的感觉。

不管是做文案推广,还是钻研P2P,其实都是一件事——Do what you love,love what you do,做你所爱的事,爱你所做的事。刚来到网投网,其实是有点手足无措的。因为品牌不是核心业务,甚至有人会觉得这是鸡肋。但是左边枫和我,还是为了自己的一点小创意或者宣传的效果,而心生欢喜,乃至于雀跃。

故事的转折点是在一顿饭上,五哥说,“要不,Coco你写一下专栏吧。”当时感觉就像是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,有人点了灯,开了门说“来,你试试走这条路。”

既兴奋又强装淡定,我说了句,“好,我要写个安全套的。”

这就有了《从冈本看P2P》,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莫名被冠以“很黄很暴力”的形象。偶尔自我介绍是玉叶不败,也常常得到这样的回应,“噢,你就是写从冈本看P2P的那个专栏作家?”

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东西,你会专注地拼尽全力,想尽办法,要离这样东西更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比如你很喜欢一件裙子,但是当时却没有买下,你会疯狂地搜索所有的渠道,只为了拥有它。再比如你很喜欢一个人,在你看见他的时候,不会想到配不配得上他,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幸福,因为你的脑子里眼睛里都只有他这个人,其他都是无关项。

成为专栏作家,也是这么专注的一件事。在努力成为P2P专栏作家的路上,我们每个人都是下了苦功夫和笨功夫的,甚至都没有去想自己能不能做到,就只有一个信念,“我要成为专栏作家。”写作不简单,也没有捷径。要把写作和P2P结合起来,难度就更大了,自己先消化P2P的知识,再按照自己的理解转化出来,教会别人。为了弄清楚业务的原理、不同模式之间的种种相关的信息,我们都付出了了心血。

也是在这条路上,让我有了一种布道者的责任感。我和逍遥曾经联手为陌生的投资者辨别过好多平台,也帮助他们避免了好些雷区。这些人,有些也成为了网投网的投资者。简单来说,因为是心甘情愿的,所以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 网投网是一个让我们都献出了很多第一次的地方。比如风控调研行让我第一次尝到了做策划和小秘书的不易。从风控行的流程策划,到确定时间,前期的报名宣传,中期活动跟进,后期活动内容回顾等等都要事无巨细。庆幸还有段总这个风控界的老江湖,教了我很多很多。在投资人赶往风控地的时候,由于小彬彬和段总还在飞机上,担心投资人联系不到网投网的人。我在东莞,也是不敢离开手机的。一次又一次给他们发提前做好的交通攻略,时刻关注大家在风控地的情况。

     也是因为担任这次风控行的策划和小秘书,让我慢慢地摸索出了与投资人交流的有效方式。这大概就是说明,不能打败你的,终将使你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 几个月后,网投网Pre-A轮融资成功。一开始是计划在公司的培训室开发布会。时间紧急,我们每个人都开了细心的挂,头一次开发了吹毛求疵的功能。比如无懈可击和李逍遥两个人,那几天腰几乎是没有直起来过的,从测量地毯的尺寸到调试音响,挂好横幅,做好背景板等等,都是他们一手一脚做的。比如左边枫和我,脑子几乎是要炸的,从公司的资料到会场宣传视频、PPT,还有纪念品和物料的购买等等,都力求做到最好。左边枫和我就因为纪念品的设计,价钱,寄送速度等等,都和淘宝卖家斡旋好几个来回,最后谈妥之后,长舒一口气。徐总还开玩笑地说,“我都成了设计师了,又设计工牌,又设计物料袋。”其实我们都看过他又吸烟又抓头发,写写画画,顶着压力就是干的样子。那段时间他一直和我们坐在外面的办公室,有什么事情,当下商量,当下决定,效率和决策力惊人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后来,一向以抠门闻名的网投网,在发布会前三天,临时决定要在康帝酒店壕一次。于是,我们要和酒店斡旋,和执行公司斡旋。徐总也是第一次亲力亲为地弄发布会,一个好的leader,就是可以给人一种所有难题会迎刃而解的信心。

 

     一群想要追求完美的人聚在一起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我记得为了一个大屏幕的背景图,我们几个都对着电脑一晚上,就是为了找出一张可以传递出网投网“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”的背景图。终于,一张深沉蓝“breath taking”(屏住呼吸)的图片,征服了我们所有人。因为英专生的身份,徐总和左边枫让我翻译要用到的标语,“抓住梦想的力量”。他俩还美曰其名:“专八是时候拿出来用了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。”

    然而,我自己翻译了,又咨询大学的翻译老师,和班上的同学讨论了很久,不是我对自己的专业能力不自信,而是我想要找到更好的翻译。虽然不一定有人会留意到,但是,坚决不能随随便便。

     融资发布会当晚,左边枫和我的第一次直播,连续站了九个小时,忐忑害怕紧张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但还是不能停,继续说。第一次感受到“最佳拍档”的意义,那种感觉就像:我们在战场上,而你在我身边,我可以放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你,然后一起向前。

    发布会结束之后,偌大的会场空落落的,只剩下五个人。我们已经累到极点,但都还是默默地进行收尾工作,没有人喊累。收拾之后,呆滞了一会儿,看着会场,再看看身边的伙伴,就突然想到,“有些东西,是花再多钱也买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,这座城市已经进入了睡眠。第二天,左边枫问我,“你的手酸不酸?”由于我是虚胖型的身材,其实没什么力气,所以大部分直播时间,摄像头是由左边枫举着的。当晚我也是各种忙碌,直播结束之后,本以为犒劳一下饥肠辘辘的胃,结果有几个相熟的投资人需要交流交流,晚饭也没吃。我回复左边枫,“感觉全身酸痛,像是被人打了一顿。”接着两个人又继续互相调侃,事后下了很大的决心,看回直播视频,不约而同的说,“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笑到僵硬。”

     旁人只看到闪亮的四个小时,但其实,我们在背后筹划准备了一个多月。就像是要做一件华丽的衣服,途中还因为新手关系,而被针扎出了不少血。但好在一针一线,都是我们缝上去的,这也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 其实在P2P的世界里,还真有纸醉金迷的情况。很多平台会选择直接砸钱去做品牌做推广,这事没法论对错,人家砸得起,我们也不好拦着。但是对于网投网的品牌推广,我们有一位投资人总结的非常好——“润物细无声”。比如网投网的创业故事这本书的纸质版出来之后,我们在书上一笔一划地写上祝福,再用快递寄给投资人朋友们。也许有人会说,你们干嘛这么傻,直接打印不就好了吗?还手写?

     坦白说,当时我们的确写到手软,因为这一写就是700多本书。也想过要打印,后来还是决定手写。这个真的不是因为抠门——原因很简单,有人说打电话的时候,你要笑,因为对方可以感受得到你的笑容。那么,写给别人的祝福,你要亲手写,因为对方可以感受得到祝福的温度。用最笨最老土的方法,这是只有我们才会做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 我给你的,也许不是你最想要的,不是你觉得最好的,但是,却是我此时此刻能给你的,最好的礼物。

23岁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我今年23岁,我在中国做P2P,我还没有跨过山河大海,也还没有穿过人山人海。但是我有一群很好的伙伴,还有一个不断变好的自己。


上一篇:

【网投网】P2P预期利息仍将持续下降 投资人是走是留?
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