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尔
学童

1、文章标题:紧急提醒:你在集五福时 有人却盯着你的钱包

 

今年集五福活动又来咯!相信你的朋友圈,很快会被集福大军占领。许久不见的朋友,也会开始给你发信息要“福”。不过需要提醒大家,就在大家忙着收齐“五福”的时候骗子们正盯着我们的“钱包”。又到了骗子出没的季节了!如借以互换“五福”诱导受害人扫二维码加入微信群,当受害人扫描二维码进入被植入木马病毒的链接页面后,嫌疑人盗取受害人的银行账户、密码等个人信息,进一步实施诈骗犯罪。

2、文章标题:P2P平台冲刺备案期 最终剩下200家左右?

 

多位P2P网贷平台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,上半年的工作重点是按照整改要求和指引来规范资产和流程,不论是从规模上、模式上,都要做到完全合规,而创新发展只能是备案成功后的关键词。

3、文章标题:1月份P2P车贷50强榜:这四家平台占据了56.7%

据零壹数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1月末, P2P车贷历史累计交易规模达到5,875亿元,其中2018年1月约197亿元,较上个月环比下降3.4%。1月末,P2P车贷贷款余额约为687亿元,环比增长5.2%,增幅较上月扩大。 2018年1月,P2P车贷平均借款期限为216天;平均投资利率略有回落,为9.40%,相比P2P网贷行业整体而言低近1个百分点。 

4、文章标题:消费金融年终奖:有人奖金50万,有人0薪吃泡面

 

监管落地后,现金贷平台告别了“躺赚”的好日子,但在年终,不少企业为了鼓励员工,依旧准备了一份奖励安慰。 “我们公司年终奖是1-6个月的薪资,平均每个人大概能领3个月的薪资福利。”一位北京现金贷平台商务人员告诉清流Club,对于这份年终奖并不是很满意,“毕竟公司在上半年确实赚了很多。” 

5、文章标题:农村金融监管“贷款不能出县,资金不能出省”

 

2月8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,金融监管机构近日在农村金融机构监管方面强调,农村金融机构在经营上,以本地为主。多位金融机构人士表示,监管的方向之一是“贷款不能出县,资金不能出省”。

6、文章标题:独家数据!近700家网贷平台已经上线了银行存管

 

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1月8日,已有广东华兴银行、江西银行、上海银行等51家银行布局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,共有911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(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的平台),约占同期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47.18%,可以看出网贷行业已有近一半平台与银行签订存管协议;其中698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(含上线存管系统但未发存管标的平台),占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36.15%。

 

7文章标题卖房炒币狂赚125亿,比特币华人新首富的盛世隐忧

 

中国小伙6个月用比特币攒了125个亿,当新闻中出现这些词眼时,很少能抗拒不去关注。这个中国小伙叫赵长鹏,是一个华裔加拿大人。2017年7月,赵长鹏创建虚拟货币交易网站币安网,目前币安网有600万用户,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综合交易平台。谈到比特币,有人会想到所谓“中国比特币首富”李笑来,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这个叫赵长鹏的才更符合这一称号。凭这一大笔财富,他得以登上福布斯杂志,在福布斯公布的史上第一份“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”名单中位列第三名,也是唯一上榜的华人。

8、文章标题:支付大变局,“监管”仍将是未来一年行业关键词

 

支付业正在经历一场大考。2017年11月以来,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办公厅接连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》(217号文)、《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》(281号文)、《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》(248号文)、《条码支付业务规范(试行)》(296号文)等多个文件,旨在进一步规范支付行业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曾指出,支付产业市场参与者众多,供给和需求有些失衡、供过于求。

9、文章标题:华宇系遭国资干爹公开否认身份 关联网贷平台很尴尬

 

网贷业一度流行找“干爹”,投资人也是“背景控”,直至一大批有“干爹”的平台接连“爆雷”,这种“盲信”才渐渐被摒弃。 其中,“华宇系”算是所谓国资系里较有名的门派之一。后因监管趋严,有的退出、有的倒闭,“华宇系”沉寂了一段时间。2月6日,微信认证主体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(下称“中核集团”)旗下微信公众号的一条推文又将“华宇系”推上风口浪尖。 中核集团就是“华宇系”一直宣称背靠的国资“干爹”。而这次,华宇系国资身份遭中核集团公开否认,被啪啪打脸。 

10、文章标题:P2P整改白热化 羊毛党披上“战甲”升极进化

平台与“羊毛党”的合作并未因此绝迹。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了解,现在仍有公司主动寻找“羊毛党”,向其提供投资加息,加息形式主要包括单笔投资直接返现,以及在原标的收益率基础上再加息。“其实,现在与平台合作的‘羊毛党’已不是原来的‘羊毛党’,甚至不能称之为‘羊毛党’”,有平台运营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,‘羊毛党’的目的只是在平台进行营销活动期间赚取返利,活动结束便立马撤资。




发表回复